腾讯分分彩

《西堂全集》清代大文學家、詩人尤侗所著,著作介紹

  《西堂全集》,清代大文學家、詩人尤侗所著,共六十七卷,現存最早刊本是康熙年間的本子,比較易得的是嘉慶年間浙江桐鄉金氏文瑞樓刊本。

  尤侗一生著述極豐,數量之多在清初罕有能及,他的《西堂全集》、《西堂余集》、《鶴棲堂集》多達一百四十余卷。尤以《西堂全集》為最具代表性。將尤侗平生所著之詩、詞、賦、文章盡皆收入,充分展示尤侗在學術思想上的發展、變化,特別是尤侗早期和晚期詩歌寫作的風格、內容上的變化,有利于后學者了解和掌握之。

  《西堂全集》共為六十一卷。分別是《西堂雜俎》三集共二十四卷,《西堂詩集》,包括以下各部,《西堂剩稿》二卷、《西堂秋夢錄》一卷、《西堂小草》一卷、《論語詩》一卷、《右北平集》一卷、《看云草堂集》八卷、《述祖詩》一卷、《于京集》五卷、《哀弦集》一卷、《擬明史樂府》一卷、《外國竹枝詞》一卷、《百末詞》六卷、《性理吟》一卷、《后性理吟》一卷、《湘草》六卷。以上共計三十七卷。

  開卷有尤侗自作序一篇,主要談論了尤侗在學術上的一些看法。他極力反對清初期文人佞古,他說:“無幾乃末學拘墟、非今是昔。輒謂三百篇外無詩,十九首后不古雅,以談則兩京兩都,以外無賦,九歌九辯,此外無騷,世家列傳,獨有龍門,沼令表章不出虎觀,遂令后生小子含毫布策、莫敢發聲、規步趨趨,鮮能吐氣,此不平之甚也”。對清初學術之弊針砭得宜、一針見血。

  明代盛行空談務虛之學風,遂使亡國之時文人學者束手無策。清初這些遺老們痛定民痛、深知空談誤國,乃發憤倡導經世致用之學。不料竟引得清初文網日密、屢興大獄。眾文人眼見無法挽回、只好埋頭讀古書、以校勘考證、輯佚辯古為要務。來個“兩耳不聞窗外事”,以避禍消災。這種學習方法走上極端,就是什么都是過去的好,越早越好,三代以上,方是盛也。因而在學術上搞成一種論資排輩、非今是古的不良習氣。這對于文化的繼續發展有巨大的桎梏作用。尤侗深受其害,故能一語中的,將其揭露得體無完膚。

image.png

  其后還有兩篇序言,一個是尤侗的老友王崇簡所題,一個為尤侗學生徐文華所撰。徐文華乃清順治年狀元,名動一時,就是他向順治帝極力推薦尤侗,并將尤侗作品拿給順治看,順治大為驚奇,稱其為“真才子”。因而,緊隨其后又附上《弘覺國師語錄》。極力稱贊尤侗文采過人,稱其“不風流處也風流”,評價很高。

  《西堂雜俎》共三集,后面還附有《明史志傳》二十卷、《年譜》一卷,均未付梓。

  《西堂雜俎一集》收錄尤侗所作的賦十篇,如《雁聲賦》、《采蓮賦》、《淚賦》等。都是一時的名作。另有騷四篇,《七釋》一篇、《冊文》四篇、《檄》二篇、以及其他各種文體,如移文、彈文、祭文、序、墓志銘、引話傳記書贊等各式文體具備。可謂內容龐大而博雜、全面展示了尤侗文學藝術之造詣的各個方面,尤其是他當年應試時所繳的試卷,即《怎當他臨去秋波那一轉》也全文刊出,此即是尤侗被順治稱為“真才子”的文章。

  尤侗才華橫溢,詩詞歌賦無一不精,其《雁聲賦》乃成名之作,該賦開頭即疊字連連、峰回路轉,給人無窮暇思,確系大家手筆,請看:金風草草、玉露濃濃、荻花瑟瑟、葭草蒼蒼、蛩咽咽令人暗壁、燕勞勞兮別空梁,松蔭蔭兮唳孤鶴、柳依依兮叫寒漿”,十六個疊字一出,確實起到先聲奪人之勢,令人百讀不厭,深有宋李清照《聲聲慢》迭字之韻,雖不及其深沉,但文采與之相比毫不遜色。還有一個比較有特色的是《禽言》,模仿禽鳥叫聲之韻而成詩,文淺近易懂,近于俚俗。如其一:“泥滑滑、泥滑滑,桔槔軋軋牛咄咄,東溝車水西溝干,上垅出日下垅勢,焦頭爛額不辭勞,家中麥米無聲合,笑殺前村多田翁,手把金樽看新月”。描述了一個農村窮人忙著抗旱,焦頭爛額,家中沒有存糧,因而怨天不下雨,富人喜逢災年,低進高出,家中米面成堆,故此舉杯邀月。文中充滿對勞動人民的深深同情和對不勞而獲卻又幸災樂禍,落井下石的“多田翁”的憤怒。象這樣直接反映人民痛苦的詩作,在清初是不多見的。而尤侗的此類文章還有很多,諸如《田夫禱》、《禽言喜語》、《問雨師》等等。這很不容易。

  該卷最后部分是一些雜文,主要是尤侗在經學、詩學上的一些看法,其中《讀東坡志林》二十則,尤見作者功底。

  《西堂雜俎二集》,其體例和卷一相同,只不過內容大不相同,如果說早期的尤侗頗關心民間疾苦、敢于立言作文的話,此時的尤侗略顯滄桑,頗有遁世歸隱,向佛拜仙之思,開篇即為《感士不遇賦》,感概萬分地說“常樂天而知命兮,渺思玄而通幽,矢卷阿之來歌兮,永伴奐以伏游”。其后文多應酬答對之作和寫得詩文序,并一口氣為二十余位仙佛道長、檀越居士作贊,可謂潛心皈依。但隱隱之中仍有奮筆之作,如《蟹賦》,仍能透出作者寶刀未老、鋒機尚存之態。斯時尤侗深感皇恩浩蕩,對順治更是感激涕零,一篇《世祖皇帝御書記》充分反映出其思想之變化,可為以后向康熙上壽稱頌作伏筆,甘言媚上,以白發皓首而為皇帝祝壽喝贊歌,尤侗功名心太重。

  《西堂雜俎三集》之文體與上二集同,此時尤侗已至暮年。文風大變,滄老中不失剛勁,艷麗之外又多一些少年心。其《?璣玉衡賦》便是為感恩戴德而作。其時正是清代博學鴻儒大興之時,尤侗乃以白發少年之態,遠赴京師、躬逢勝筵,一舉得中,可以了其宿愿。因而文思愈加敏捷,有老蚌含珠之態,詩賦序贊,都透出一種春風得意的感覺,同樣是寫柳,“柳依依兮叫寒漿”不見了,代之以“楊柳之依依,垂長條而拂地,聳芳干以迎暉”,誠所謂老樹發新枝。三篇頌文即《平蜀頌》、《平滇頌》、《彌羅寶閣頌》,都是為康熙的文治武功唱贊歌,這其中確有真情實意的流露,難怪康熙喜歡他,雖垂垂暮年仍想起用。

  但是畢竟斯時尤侗已是夕陽晚照。因而他向佛之心更切,尤其是相伴四十年的老妻突然撒手西去,給尤侗以沉重打擊,在給其妻寫的行述中,尤侗這樣談到:朝廷求才盛意,斷難固卻、你知我本無宦情,必不久戀京華,不過一年之別,誰料別五日而病作,竟成永訣!”深感暮年將逝的尤侗,求辭官歸隱,恐與此有很大關系。

  《西堂詩集》等文,乃尤侗暮年檢視文稿中得,多系其以前所作,內容文風與《西堂雜俎》類同。惟頭緒復雜,難以具述、其中還有他與朋友之間的信件,如《湘中草》乃湯傳楹所撰,二人互致來往信件以成。但這些零章片語更能多側面反映尤侗的一生,可作為參考資料寶貴之。

  《西堂小草》收其青年時期詩作一百二十首。《論語詩》是以《論語》中的一些名言為題所作的古詩,如《有朋自遠方來》:雞鳴風雨閉門時,門外車聲千里遲。乍望楚山逢宋玉,正彈流水對鐘期。一梁落月添新夢,三徑停云憶舊詞。共把高文醉樽酒,莫將姓氏問屠兒”。較有特色。《看云草堂集》則是尤侗中年之詩作集,共六十七首。以上三集可以比較集中地反映尤侗的詩學成就或較具特色,故專門提出,余姑不贅述。

  縱觀尤侗的全部作品。可以看出他年青時期不乏熱血,只是仕途受挫后,改為不問世事,因而在其作品中充滿了一種閑情逸致,和平靜謐的田園色彩。各種寫景抒情,互贈互答的詩調詞中,表現出尤侗追求灑脫的不羈的個性,他的用詞遣字非常講究,但又不象明末公安、競陵派那樣一昧在字詞上追新求異,搞得人人讀不懂、弄不明白才算達到要求。尤侗的詩讀起來頗有唐代遺風,字句平實但又恰到好處,表達明確但又意味無窮。當然,由于他后期生活環境所限,題材不是很廣泛,因而思想性不足,內容上也有疊床架屋之感。這是時代造成的,尤侗個人對此無能為力。正如龔自珍所說“萬馬齊喑”,殘酷而嚴密的文網使大家都是緘口不言,以免賈禍。

  但就是這樣,《西堂全集》也沒逃出遭禁的命運。其實在尤侗死后不久,就有人攻詰他修史時妄斷擅議,也有人說他乖謬悖語。康熙以后更是打擊連連,先是御賜的牌匾沒有了,接著又把《西堂全集》定為禁書,理由是“有乖體例,語多悖逆”。令人感到莫名其妙,實際上是尤侗所持文風有與眾不同之處,持有門戶之見的人借機打擊報復他,以快私仇。

免責聲明:以上內容源自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,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。

推薦中…

24小時熱文

換一換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戰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點擊排行
  • 圖庫排行
  • 專題排行

圖說世界

換一換